關於部落格
很多人都認為我很忙,所以沒辦法找到我。
可你問我到底在忙啥,我自己都不知道(拖)
  • 3571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創作】Vocaloid(短篇):《Daily》

【創作】Vocaloid:《Daily》

  「不管怎样,今天一定要把宿舍打扫干净!」
  望着低头跪在她面前的五人,作为宿舍长的红衣女子——Meiko身上穿着围裙,手上拿着汤勺,一如往常般下达命令。
  虽然都是在同样的事务所工作,但因为个人的工作档期不一样,所以众人很少会有一起碰面或一起休息的机会。这天可是难得六人都有连续一星期休假的时候,在几个月前发现这件事Meiko在某天晚餐时间提出了要在休假大扫除的建议并取得了大家的同意。因为过去几天是要让大家休息蓄力,所以今日用来打扫除是最适合不过。但是……
  午餐时间不知过了多久,看着那懒洋洋躺在沙发上,嘴里咬着冰棒的Kaito,看看那拿着游戏主机连线中的双胞胎,再看看那拿着时装杂志讨论中的Miku和Luka。尽管Meiko已唤了好几声,见众人都没有要行动的意思时,Meiko气得逐一抓起众人跪在她面前。
  「那,如果没打扫干净呢?」虽然已知道今日再也不能逃避,但心存侥幸的青发少女还是鼓起勇气提问。
  「没打扫完嘛?哼哼哼哼……」听见疑问的Meiko发出了让大家头皮发麻的笑声,手上的汤勺倏地指向蓝发男子,然后一一指着他人。
  「你的哈根达斯、你的葱头、你们的压路机模型、你的鲔鱼章鱼娃娃,全部没收!」
  「咦——!」
  「啊,更正,是送去再循环。」
  「什么!」
  「更正,是扔去焚化炉。」
  「为什——」「闭嘴,Ren!」发现到Meiko的决定都是在众人发出抗议声改变时,头上绑个白色,相当醒目的大蝴蝶结的黄发少女马上按着自己身边的少年,不再让他开口。其余人似乎都被Meiko强势的作风给吓着,只能不住地点头。
  「但是,只有我们的东西被没收就太不公平了。Meiko姐呢?」Ren不死心的这句话让众人眼中重燃了希望,见状的Meiko右手撑腰,左手按着额头,无奈地叹气。
  领着大家来到了自己房间前,Meiko哭笑不得地看着大家那一脸的期待。
  「我的房间可是每天都在收拾的。」除了Meiko外的人在看到那一尘不染的房间时,眼珠子几乎都要从眼眶滚出来了。
  「Meiko姐昨天不是才喝酒吗?」Rin和Ren欲哭无泪地抱着Meiko的左右手,Meiko再次叹气。
  「我刚才不是说了吗?我每天都有……」在Meiko想着要怎么摆脱双胞胎时,Luka静静地走到橱柜那边,「唰」的一声拉开了门,然后一堆酒瓶滚了出来。
  看着那瞬间掩没了半个房间的酒瓶,在场的人都不约而同在心里叹道,这叫做每天都有收拾房间吗?
  「半斤八两呢,Meiko。」脸无表情,实际上心里块笑死了的Luka看着那一脸冷汗直飚的Meiko。看到众人一脸不服气时,瞒天过海不成的Meiko也只好苦笑。
  「我不制造房间干净的假象的话,你们会动手收拾吗?假期都过去几天了,后天就要复工了,明天才叫你们收拾的话,你们肯定会说后天就要工作了,想好好休息,等下次吧。这样拖拖拖,你们什么时候才甘心打扫宿舍啊?」每次都是我帮你们打扫,你们到底知不知道这样很辛苦啊?想帮你们打扫却又不知道哪个东西该丢,哪个东西该留……看到Meiko边抱怨边开始那些酒瓶的时候,也不好意思在旁袖手旁观的Luka一一拍打初音等人的肩膀,留下了一句好自为之,回去了自己的房间开始了大扫除。
  我们是不是应该也开始了?双胞胎以眼神询问Miku和Kaito,看到两人点头时,Rin和Len双手握拳,斗志满满地回去房间。Miku则是歪头想了好一阵子,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东西,这才高兴地蹦蹦跳跳离去。最后就剩下Kaito一人,见大家都开始了打扫的动作,觉得自己没理由不动手的他搔搔头,只是离去前的他想到了什么,转身望着那已将房内的酒瓶收拾得七七八八的Meiko。
  「客厅、饭厅、厨房那些地方怎么办?」
  「我不是有在冰箱上贴上任务分配了吗?」给我去那边看!回答的同时,一个还未打开的铝罐不偏不倚地飞向了Kaito。

□□□ ◇ □□□ ◇ □□□ ◇ □□□ ◇ □□□

  因为杂物不多,加上每礼拜都有小小打扫房间的习惯,Miku、Rin和Len很快就将房间收拾干净。将房内的垃圾搬到了院子,接下来就是要打扫仓库的Miku、Rin和Len拉开了仓库的门,然后猛退步。被仓库内那阵阵的发霉味还有灰尘给吓着的三人捂着鼻子,目瞪口呆地看着那黑得不见五指的仓库。
  我们可以当做这里没有任何东西吗?这样就不用打扫了……这样的念头不约而同地在三人的脑海浮现。虽然很想这样,但一想到Meiko不久前的警告,三人还是硬着头皮戴上了口罩,绑起头发,拿起打扫工具向仓库出发。
  Len首先打开了仓库的电源,当灯光照亮了仓库,握在三人手上的打扫工具同时跌了一地。迅速拉着那想逃离现场的Len,Rin皮笑肉不笑地瞪着半身。「不可以逃哦,Len。」
  「这些东西凭我们三人是要怎样搬啊?」指着那堆有如小山的纸箱,Len气呼呼地道出了三人从刚才看清仓库内有什么时最想问的问题。
  「不用担心,为了这个时候,我可是找来了帮手。」拍拍胸膛, Miku胸有成竹地道。就像是要呼应Miku的自信,门铃响了。听到门铃声的Miku嘴里哼着小曲去开门,丢下一起歪头,表示不知道Miku想干嘛的双胞胎。
  「打擾了——」门一打开,映入視線內的是那比鏡音玲的白色大蝴蝶結更引人矚目的呆毛,隶属AH-Software的Vocaloid——Miki很热情地抱着Miku。被吓着的Miku也很尴尬地向在Miki身后的冰山,以及年幼的歌爱打招呼,冰山微笑地点头,歌爱也有礼貌地向Miku鞠躬问礼。
  「对了,VY1和VY2沒來嗎?」对于这个疑问,Miki的摇头给了最好的回答。
  和Miku等人不一样,隶属Yamaha社的Vocaloid——VY1和VY2都是以声音为卖点,从未在大众面前露脸的歌手。也因为只靠声音的关系,两人不论是在曝光率或新歌发表上,甚至是受欢迎的程度都远远不如他人。即使如此,对Miku而言,这两人的演唱实力也绝对不可小觑。上次VY2出道前,就曾经用Miku和Kaito合唱的名曲——《サンドリヨン》做Demo曲来展示他和VY1的歌唱能力,这看似挑战的举动自然会惹来Miku和Kaito两人的不满,托神威找来了Demo曲的两人在听到曲子时,吓得出了一身冷汗。
  「神啊,我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了,我以后会更谦虚,所以请您不要放弃我。」
  这段莫名其妙的祈祷内容是根据看到了Miku和Kaito在听完Demo曲子后,马不停蹄地跑到附近的神社那边所,恰好路过而听到两人祈祷内容的Luka所言。
  「就算Miki是被公认的人造卫星也不代表她可以一一侦查仓库内的物件吧?」在看到Miku领来的客人是谁时,已经开始动手搬下一部分箱子的Len在将箱子传给Rin的时候,忍不住吐槽。不过在看到冰山出现时,望着自己手上还拿着东西的Len忍不住举起双手喊了声万岁,从盒子内跌出来的东西差点打到了在下面的Rin。对于Len的粗心,气愤的Rin往Len的脸丢了条因为抹过了橱柜而肮脏的抹布表示她的愤怒和抗议。
  不忍看到Len在上面搬东西的冰山招手要少年下来,换他上去。从高处搬箱子这种粗活让大人来做怎么说都比让少年来做安全多吧?
  仓库这里目前多了AH-Software的三人来帮忙,对原本以为只有三人来打扫这里的Miku而言无疑是神今日给他们的最好安排。幸亏Meiko允许她找帮手,要不然仓库这里就只有他们三人而已,天知道要打扫到什么时候啊……
  仓库内的东西大都是以往大扫除留下的杂物,所以很多箱子上都有贴着纸条表示这里面装的是什么,Rin他们只需要看纸条上写的是什么就能决定是不是要扔掉还是要收着。只是有时候会看到一些没贴上纸条,却又包得很结实的箱子,再一次看到这样的箱子时,Rin半开玩笑地向接过自己手上物件的Miki道。
  「你真的可以像人造卫星那样侦查东西吗?」
  「虽然没有像人造卫星那么厉害,但我总是可以找到很有趣的东西哦。」面对Rin刚才的疑问,很有自信的Miki拍拍自己平坦的胸膛,也顺便向刚才递抹布过来给自己的歌爱说谢谢。歌爱因为年纪小,坐不了多少粗活,所以被安排了帮忙挤干抹布和换水的工作。
  「哦,比如?」面对Rin的疑问,知道自己不做一点表现,对方是不会善罢甘休的Miki环视了周围,目光落在了那堆没贴上纸条的箱子。见站在那堆箱子前的Miki左手托着下巴,右手托着左手沉思,才想问Miki到底在干吗的Rin听见Miki突然很高兴地指着其中一个箱子,连她头上的呆毛也像是有自己意识般地一起指向那箱子。
  「这个!里面绝对有很好玩的东西!」对于Miki这个不知道是从何而来的自信,才想吐槽的Rin看到Miku拿着刀子割开了连着箱子的贴纸,来不及阻止的他只能眼睁睁看着Miku拿出了几本簿子。
  「啊哈,是相簿!」用抹布抹干净簿子,看清簿子是什么时的Miku兴奋地向众人宣布自己的发现,好奇的众人也围过来,以Miku为中心形成了个小圈圈。
  这时也已经搬完了在橱柜上面的箱子和冰山看到下面似乎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时,也跳下来看是怎么一回事。而他下去时看到的就是以以Miku为中心的小圈圈,不想挤过去的他仗着自己身高比其他人还要高这点,从上看着圈圈内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看看有什么,看看有什么?」在众人满怀期待的目光下,同样充满期待的Miku小心翼翼地翻开了相簿的第一页,里面全都是已发黄了的照片,实在让人不得不怀疑这些到底是多久前的相片。
  尽管照片上的时间,地点,背景都不一样,但照片上的主角都是同一人。那是一个看起来和Meiko样貌相仿,但外表看起来更为年轻的褐髪,红衣少女。
  「这个人该不会……」看到照片的冰山才想开口发问,身后传传来了一把冷淡的女声。「你们在干吗?」
  「啊,Luka。」看到将平时放下的粉红色长发绑成马尾以方便打扫的Luka提着几包东西出现在面前时,Rin兴匆匆地举起Miku手上那本相簿。「你看你看。」
  「這個人……」指著相簿上那个和Meiko相仿,但外表看起來較年輕的少女,觉得自己好像问了一个笨问题的Luka倏地停着说话的动作,下秒她听到了想撞墙的疑问。
  「Luka姐姐知道这人是谁吗?」看到歌爱很天真地反问时,Luka实在是不能以一贯的冷淡语气吐槽说「真是的,这么简单的问题你都看不出来吗」,这会伤害年幼的心灵啊。看到Miku等人都带着看戏的表情看着自己怎麽拆招时,再看看歌爱那希望自己解答的期待眼神,Luka轻叹一口气,蹲下身,指着相簿上的照片。
  「歌爱,来,你看一下啊,这个人是不是很像一个我们认识的人?」歌爱点头表示同意Luka的话,在Luka才想进一步引导歌爱思考时,已经收拾完房间和厨房的Meiko看到了在院子的大家围在一起的情形。在好奇心的驱使下,靠近大家的Meiko在看到相簿上的内容时,不由得惊喜地道。「好懷念啊……這是十年前的我啊。」
  很好,总算等到解答了,而且还是主角亲自出来给答案。暗地松口气的Luka看着众人的目光顿时从相簿移到了Meiko身上,围在Meiko身边的众人看着Meiko一一翻过那本从Luka手上拿来的相簿,并开始说起了她刚出道时的故事。
  Vocaloid刚成立的故事,她刚进去公司的事,她发第一张专辑的事,她的粉丝俱乐部成立的事,Kaito加入的事——还有很多很多众人都没听过的往事。
  「原来发生过那样的事吗?」「我记得是有拍照片下来啊……在哪里了……」「来,Miki,拜托你了!」「交给我吧!」「一定要找出来啊,那个太经典了!」
  经过了院子的Kaito看到的就是众人在逐一打开相簿翻找某些东西的热闹情景。
  「你们到底在看什么,怎么那么……」Kaito想说的话在看到Miku、Rin和Len那奇怪的眼神时突然停下。
  怎么了?为什么一副看到了怪人的可怕眼神,虽然我知道我平日的歌唱形象因为《卑怯战士》这首歌而一落千丈,但是你们的眼神怎麽比看到我以裸体围巾形象出现时还要更害怕?在心中喃喃自语,头上不断冒着冷汗的Kaito走到了Meiko身边才想问个究竟,却听到了一个足以将他打入十八层地狱,他怎么都不想再回想,被深深埋在脑海深处的黑历史。
  「找到了!是Kaito变成Kaiko的相片!」再一次发现了好物的Miki高高地举起了自己的新发现。看到Miku、双胞胎和歌爱都争先恐后地想一睹相簿内容时,想抢回那本相簿的Kaito才跨出一步,就被Luka不知从哪拿出来的冰洞鲔鱼和Meiko抽出的酒瓶打中了后脑勺,陷入昏迷。看着那晕过去的朋友,冰山以眼神询问Meiko是不是该做些什么,Meiko摇头表示不必。
  「办成女生的样子还挺有模有样的嘛!要是头发再长一点就能像我这样绑成双马尾……」「下次叫他穿女装好了,真不懂为什么每次三人合唱的时候都是我扮女生……」「因为Len现在个子小,所以扮女生看起来也没那么突兀吧?」「这样不就和和Kaito大哥当年一样吗?」「说的没错哦,歌爱。」「谁叫当年公司没有其他的女歌手啊……」
  当Kaito幽幽转醒时,他发现到小孩们看他的眼光已从原本的畏惧变成了同情。大概听冰山说过了刚才Meiko是怎么向小孩们诉说当年他进入公司必须穿女装的悲惨经过(间中还穿插了一些Luka的吐槽),无力的Kaito抓着Meiko的肩膀,控诉着。
  「为什么不把相簿烧掉!?」「哎呀,因为太有纪念性,所以我舍不得烧掉。」不敢和Kaito那充满着杀人意味的眼神对上,心虚的Meiko将目光转向了别处。
  当初Kaito曾交代他一定要将相簿毁尸灭迹,只是觉得这相簿内容太棒(也太好笑)的Meiko在瞒着Kaito的情况下将相簿收去了仓库内。怎么知道今日会被挖出来重见天日,还被当事人知道……
  欲哭无泪的Kaito跪在地上,双手撑着自己无力的身子,无语问苍天。看到了这么失落的Kaito,在想着是不是该买哈根达斯来安慰Kaito的Meiko看到了冰山推推歌爱,似乎是要歌爱上前去安慰Kaito。
  收到了冰山讯息的歌爱走上前拍拍Kaito的肩膀。抬起头的Kaito和歌爱那无辜的眼神对上了。
  「Kaito哥哥,我知道那段过去很辛苦,但是你要加油!」
  「我才不需要被小孩同情!」
  哭着喊出来,Kaito失落的心情此时更是一落千丈。

□□□ ◇ □□□ ◇ □□□ ◇ □□□ ◇ □□□

  在Meiko安慰着Kaito,最后顺利以哈根达斯来提升Kaito的心情时,Miku再次听到了门铃响起的声音。
  「我们来帮忙了!……咦,你们好像都做到差不多了嘛?」手上拿着大包小包的Gumi和Lily带着年幼的Ryuto来到Miku等人的宿舍。看到宿舍收拾得差不多时,Gumi苦笑道,这样就不需要他们了吧?
  「为什么Internet社的你们会……」和径自走进门来的Lily打了声招呼,Miku惊讶地看着抱起Ryuto的Gumi。「你们刚才有人传简讯来说你们在收拾宿舍,所以我和Lily决定下班过来你们这边,顺便买些吃的来慰劳你们!」
  说罢,Gumi很大方地举起了手上的东西,事实上他们也打算今日在这里晚餐,难得大家聚在一起嘛。
  将所有的食材放在厨房那里,回到了玄关那里的Lily眼尖地看到那好像想说什么却又碍于什么而不知该怎么开口的Luka,Lily拍拍正在和歌爱还有双胞胎讨论游戏的Ryuto的肩膀,示意那个在等着某人的寂寞人。
  「Luka姐姐——」看到Luka时,很喜欢这位在他面前总是很温柔的大姐姐的Ryuto喜滋滋地向Luka扑去,Luka也张开了双手抱着了Ryuto,表示欢迎。
  小孩真好。看到Ryuto扑在Luka的胸前,Kaito暗暗咬着手帕,却被知道他在想什么的Meiko赏了个酒瓶。
  「Ryoto的哥哥呢?」听着Ryuto向自己报告最近遇过什么事的Luka假装漫不经心地问了他最在意的问题,却听到了会让她沮丧的答案。「神威哥哥今天可能不会来。」
  「不,他刚刚简讯过来说大概一个小时后就会过来!」看到Luka在听到Ryuto的答案时完全失了魂似的,万万没想到神威对Luka有那么大影响的Lily连忙在旁补充。看到Luka的脸再度充满光彩时,甚至出现少见的红晕,知道Luka对神威有意思的Meiko拍拍后辈的肩膀,好意地提醒她怀中那个差点被她抱到晕过去的Ryuto。
  看到Luka一面唱着《GGRKS》一面愉快地离去时,小孩们再度开始聚在一起。「看到了吗,Luka刚刚的表情?」「看到了,那是什么表情啊?」「呐,Ryoto,Luka姐姐喜欢神威哥哥吗?」「不知道,上次我还看到Luka姐姐对神威哥哥挥拳耶……」「那是Luka害羞了啦绝对是!」「等等,Rin,干嘛说到那样兴奋?!」「闭嘴,女生们的恋情你们男生怎么会懂呢?」「所以我说……」
  觉得自己似乎没什么立场讨论的Gumi和Lily在听到众人的话题几乎都围绕在神威和Luka身上时,他们迅速脱离了讨论,进去厨房那边帮忙未来很有可能会成为家人的Luka的忙。
  留在玄关的众人一直都深聚精会神地讨论,也不吝啬地分享自己的意见。也因为太集中精神,以致他们没发现提早前来的最后一人——神威出现在玄关,甚至听完了众人那堆什么他和Luka的蜜月旅行,有了孩子,有了家庭等不知所谓的讨论。
  事后,神威是怎么跪在脸红的Luka面前道歉,表示不知道自己给Luka带来那么多困扰那又是后话了。

□□□ ◇ □□□ ◇ □□□ ◇ □□□ ◇ □□□

  「谢谢招待。」
  心满意足地合掌道谢后,对于迟来的自己并没什么帮上忙感到愧疚的神威在看到Gumi和Lily开始收拾碗筷时,自告奋勇地揽下了收拾碗碟和洗碗的工作。在旁的Luka则是担心神威粗手粗脚,可能会弄破碗碟为由,脸红地陪着神威收拾桌子。
  「谁来救救我的眼睛……」看着Luka和神威不断抢着帮忙对方的举止,又听到了Luka和神威之间那像是斗嘴又像是在调情的对话,嘴里咬着冰棒的Kaito被闪到巴不得拿什么来戳瞎自己的眼睛时,却被一件从天而降的衣服遮着了视线。
  「呆子,这么怕被闪的话就去陪小孩玩啊。」拿拿着一篓待洗衣物准备待会倒进洗衣机的Meiko没好气地看着Kaito。但是白天的大扫除似乎掏空了Kaito所有的力气,他只能赖在沙发上,没有任何动作。转头望着客厅,看到其他人都很专注地在玩游戏时,Kaito不禁在心里低叹,年轻真好。
  「Len,那边那边!」「呜啊啊啊啊,Miki你不要挡着我啊!」「谁叫你的动作太慢?」「拿到了!」「呜啊啊啊啊,Gumi太狡猾了!「「当有两方在争斗,而第三者又从中得利的时候,这就是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道理哦。」看着在玩着Wii的Rin、Len、Miku、Miki和Gumi为了游戏在那边不断笑闹时,冰山适时地利用了现实例子教导年幼的歌爱和Ryuto学习新的谚语。
  然后,周围陷入了黑暗。
  停电了吗?抱着那两个因为停电而被吓到的孩子,冰山同时出声喝止了那群因为停电而起哄的Miku等人。在和Kaito、Luka还有神威汇合时,留下了Luka照料着孩子们,其他三位男士则是去查看停电的原因。
  才将衣服倒入洗衣机的Meiko也一样陷入了黑暗。
  「是总开关跳掉吗?「看到宿舍四周的房子并无电流中断的现象,这么喃喃自语的Meiko借着窗外的灯光看到了一件红色的和服,还有一个看起来像是双角的小道具,那些都是她前几日和Kaito一同歌唱时的道具。
  停电……和服……角……歌曲……鬼……对了!她可以……难得玩心大起,许久不见的奸诈笑容也浮现在Meiko脸上。
  「怎么搞的,突然停电……」想从厨房走回客厅的Lily嘴里抱怨着,一面在黑暗摸索着前进。冷不防的,她的肩膀被人搭上。一想到刚才吃晚餐时听到Miku兴致勃勃地说起这宿舍曾发生的幽灵故事,坎坷不安的Lily故意忽视那只手传来的低温,在心底不断说服自己那双手的主人其实是Miku或其他人。深呼吸了几口,回头一看——
  「我死得好惨啊……」
  Lily的脑袋一片空白,尖叫声同时响彻了宿舍。
  好不容易将跳开的总电源开关接回去,跑到了尖叫声现场的众人看到的是穿着红色和服,额头上装着两只角的Meiko直嚷着「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的,请你快点醒过来啊!」,不知所措地抱着那被吓昏过去的Lily。
  「真是完美的恶作剧。」对于众人皆竖起大拇指的这番赞美,欲哭无泪的Meiko这时真不知该感到高兴还是流泪忏悔表示她不是故意的。

□□□ ◇ □□□ ◇ □□□ ◇ □□□ ◇ □□□

  「今日谢谢大家的帮忙了。」Meiko和Luka一一向今日有来帮忙收拾宿舍的大家道谢,而Miku等人早已因为白天的大扫除消耗过多力气而沉沉入眠。看到Luka似乎还不想和神威分开时,难得抓到机会的Meiko马上调侃对方以报白天的仇。
  「舍不得人就说啊——」「我哪有啊!」Luka脸红着反驳Meiko的话,不经意又是一记粉拳挥向背后背着还没醒过来的Lily的神威。面对Luka这样的反应,熟知Luka个性的神威也只是笑呵呵,一点都不介意。
  「神威你是M……」「那我们先回去了。」知道Miki想说什么的冰山迅速捂着Miki的嘴,阻止接下来的话出现。
  送走了众人,也目送打呵欠的Luka回睡房,坐在客厅的Meiko再次打开了那本白天造成了骚动的相簿。
  不知不觉,也已经那么久了吗?逐一看着照片上的内容,一直到目光锁定在某张照片上。
  望着那张照片,Meiko的脸上绽放了大大的笑容。
  那是一张上面写着【欢迎加入Vocaloid的世界!】的三家Vocaloid歌手的大合照。

—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