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很多人都認為我很忙,所以沒辦法找到我。
可你問我到底在忙啥,我自己都不知道(拖)
  • 358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創作】RO:Can't Go Home Again, Baby(序)

  讀書聲越變越小,陷入淺眠而放鬆的身體更是不小心撞上了旁邊的書櫥,這一撞使得所有的瞌睡蟲都被撞走。趕緊坐直身子的女祭司(Priest)心虛地挺直背部,閉上眼等著來自別人的責備。過了許久,當她沒聽到預料中的斥駡聲時,瞬間無力的她才想到自己是在斐揚弓箭手村(Payon Archer Village),而不是普隆特拉大教堂(Prontera Church)的讀書房。
  將書閣上,將一頭暗紫色長髮簡單綁起來的女祭司揉揉自己疲憊的雙眼,打了個呵欠。剛才她讀著的是本訴說關於聖杯和大主教(Arch Bishop)之間關係的書籍,雖然說現在還是祭司的她讀這個似乎還早了些,但是一想到家裡已經有大主教的存在,她還是覺得自己有必要早點瞭解關於大主教這職業的一切。
  「小嘉(koreeyong),我要去斐揚迷宮(Payon dungeon)那邊練等,妳要去嗎?」看著那又在不知不覺中發呆的祭司,那走進房門,因為已經歷過轉生階級,使得她身上穿著和一般弓箭手服不一樣顏色衣服的女進階弓箭手(High Archer)看到對方許久都沒反應時,很認真地在想著也許該自己一個人去練等時,女祭司好不容易才抓回剛剛因為太過疲倦又再次飄散的意識。
  「啊,溫姐,我這就來。」
  「不了,妳今日還是好好休息吧。」察覺到女祭司的疲倦,女進階弓箭手很貼心地要對方今日休息。背起放在腳邊的銀箭矢筒(Silver Arrow Quiver)才想往外走,女弓箭手聽到身後的女祭司驚呼一聲。回頭一看,女祭司手上捧著一條斷裂的十字架墜鏈。
  「這個幸運珠鏈(Rosary)怎麼了嗎?」女弓箭手認出那十字架墜鏈只是個名為幸運珠鏈的普通裝飾品,只是她不明白為何女祭司會望著那條幸運珠鏈望至出神。「怎麼突然斷了……」
  「嗯,東西壞了不奇怪啊。」女弓箭手對女祭司的這個疑問感到好笑,但女弓箭手的解釋顯然無法被對方接受。
  「可是這是姐姐給我的幸運珠鏈……」
  我經常都會去克雷斯特漢姆古城地下公墓(Glast Heim Churchyard)那邊,這些東西我多得是,妳隨意拿去用吧。之前得知女祭司苦惱于不知該用什麽飾物時,她姐姐馬上從卡普拉(Kafra)那邊搬出了一堆數量多到令人咋舌的幸運珠鏈 [1]。女祭司並不是迷信的人,但是這條幸運珠鏈剛才卻突然自己斷裂,這令女祭司不能不把這不尋常的現象和書上每次說的不好的預兆聯想在一起。
  算算來,她在弓箭手村待也要半個月的時間了,但是這幾天都沒有收到來自家裡其他人的聯絡。儘管在她來弓箭手村前,家裡的輩分最大的大爺爺曾對她說他和姐姐接下來會有一段時間會很忙,所以無暇聯絡他。
  討厭,這什麽感覺……胸口突然好像被什麽重物壓倒喘不過氣。搖頭企圖甩去那令人不快的感覺,抓著胸口的女祭司不安地望著故鄉的方向,喃喃自語。
  「大爺爺和姐姐那邊……應該不會有事吧……」

  奧丁主神,請祢祝福姐姐以及全家的人平安喜樂。願祢的恩典庇護他們,不受傷害。

□□□ ◇ □□□ ◇ □□□ ◇ □□□ ◇ □□□

  ——當時倒映在你瞳眸中的我,是什麽顏色?——

  眼前的女主教右手捂著脖子,發出從未聽過的悲鳴,無奈這無助于阻止她脖子那邊繼續噴出大量的血液。
  站在她前方的黑髮男主教下意識拿出藍色魔力礦石(Blue gemstone)想發動光耀之堂(Sanctuary)時,一把里奇的骷髏魔杖(Lich Bond Wand)卻橫放在眼前,順勢將他手上的魔力礦石打落在地。男主教不甘心地瞪著那收回里奇骷髏魔杖,阻止自己的年老主教,對方卻以複雜的眼神警告他不要有任何動作。見黑髮男主教並未聽從自己的指示停止詠唱,不想在這時候節外生枝的年老主教暗暗握緊手上法杖,低聲對著黑髮男主教施放沉默之術(Lex divina),從而完全封鎖他任何可以唱咒的動作。
  就在那短短十來秒的時間,女主教的服飾在那片血海中從大主教退變成神官(High Priest),再從神官變回進階服事(High Acolyte),一直到變回初心者(Novice)。當所謂的處刑時間結束時,已退變回初心者的她蒼白著臉,人一動不動地癱軟在地上,脖子那邊也多了個黑色的刺青。已能再度詠唱咒文的黑髮男主教雖然想以治療術進行急救,但是女初心者那閃著微微青光的身體卻拒絕了一切來自聖職者的治療法術。
  似乎已預想到會有這種事發生的年老主教取出一顆黃色的果實,替女初心者進行急救。冷眼地看著年老主教替女初心者急救的動作,一位穿著短裙,被世人尊稱為GM(God's Messenger)的少女漫步到了血海中央。即使知道那已完全失去意識的女初心者不可能聽到她在說什麽,少女仍蹲下身對那前幾分鐘還是主教的人笑道。
  「那麼下次見了,到時吾將替汝淨身。」隨後站起身她順手把因為汗濕而貼在頰邊的髮絲撩到耳後,身影也逐漸變薄,笑著說出令人不寒而慄的話。「若汝能活到那時候的話。」
  在另外兩位修羅(Sura)的幫助下帶著女初心者離開前,年老主教微微回頭看著那跟在他身後,尚未從剛才的震撼畫面完全恢復,半倚在牆,捂著嘴想作嘔的黑髮男主教。
  就是知道他會被嚇到,年老主教之前才會千方百計要求黑髮男主教在公會的那位摯友想辦法阻止黑髮男主教來到這次的行刑場合,無奈人算不如天算。
  好不容易才從那令人作嘔的地下室出來,抬頭望著窗外那一望無際的蒼藍,年老主教想到了以前他在知道黑髮男主教接受了支援派系權威的指名,成為下任繼承人時,和黑髮男主教發生爭執時的對話。

  『有天你會後悔的!』
  『大叔你倒說說看,為什麽我要後悔?』攤手,對中年主教的話表示不以為意。
  『你會後悔被我收養,後悔爲什麽會在普隆特拉大教堂長大,後悔爲什麽成為聖職者,甚至是後悔接受支援派系的第一繼承人的位置!』

  當時的話,你懂了嗎?
  莫戀(Bakuren)。

—待續—

注一:摘自仙境傳說 攻略百科:大主教 - 巴哈姆特

筆後感:
  ……明明只是一時興起想要畫一篇關於WOE感想的短漫,怎麼莫名其妙地跑出了一個漏洞百出的前傳。(扶額)
  更要命的是,明明還有三四篇未完成的文,現在又不知死地開一篇來寫。以後的RO大概會是公會文=歡樂度爆滿,非公會文=黑暗度爆滿吧(被揍)
  感謝Limit RO forum的Takudan肯讓我借用他家的男大主教,更謝謝你願意讓我自由發揮角色設定(慢著!)
  期望續集可以在這個週末更新。Orz
  話說回來,擅自把GM(Game Master)詮釋成GM(God's Messenger),這篇文章真的沒有問題嗎……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