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很多人都認為我很忙,所以沒辦法找到我。
可你問我到底在忙啥,我自己都不知道(拖)
  • 3582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

    追蹤人氣

【砂拉越歷史】從汶萊到詹姆士布洛克

  蘇丹的官員,強迫百姓以極便宜的價錢把物產賣給他們。有時百姓甚至不得不毫無代價地把產物獻給蘇丹。那時當海賊的人很多,有些商人甚至在汶萊市做買賣奴隸的生意。有些人是強盜和獵取人頭者,他們從比較弱小的部落裏強搶豪奪。在那時候寫的一本書裏說,汶萊王子們掠奪馬來人,馬來人掠奪伊班人,依班人掠奪達雅克人以及其他內地的弱小部落。因為這些弱小民族不得不退避到深山裏去,並把他們的東西藏在山裡。蘇丹無法管治各大河流上游遙遠地區的土人部落。這些部落常常和鄰近的部落作戰并獵取人頭。

  1839年,砂拉越(Sarawak)只是汶萊國西部一個很小的省份,它的主要鄉村叫做砂拉越,後來改了名字叫做古晉(Kuching)。砂拉越省所管轄的土地,從丹絨達督起到三馬拉漢(Samarahan)和砂隆(Sadong)兩河之間一帶,包括沿著倫樂(Lundu)河,砂拉越河,三馬拉漢三條大河以及一些屬於砂拉越省的小河的土地和鄉村在內。再往東的土地如砂隆、龍牙(Lingga)以及泗里街那時都各有各的都督統治,還不屬於砂拉越。1839年,砂拉越省的人口總數只有大約一萬人,大多數是達雅克和少數馬來人及華人。那時砂拉越都督是一個汶萊的馬來貴族名叫馬可達(Mahkota)。他是很聰明但不是一個良好的統治者。他和他的官員從當地馬來人和陸達雅克人手裡取得魚、米和燕窩而不給公道的價錢。他們恣意掠取他們所需要的東西,他們准許馬來海盜和伊班獵頭者攻擊比較愛好和平的馬來人和陸達雅克人。馬可達向人民徵抽重稅,而且許多人被迫在石龍門附近為他開銻礦和金礦,但是所得的工錢很少,有時候甚至不給工資。有些人被當做奴隸,賣給婆羅洲其他地方或菲律賓的奴隸販子。

  當然,砂拉越人民不甘忍受這種虐待,在砂拉越的酋長達督.巴丁義.阿里(Datu Patinggi Ali)領導下,馬來人和陸達雅克人開始對馬可達作戰。叛軍設立自己的政府,要脫離汶萊的統治。達督.巴丁義.阿里甚至向荷蘭探詢:是否可以把砂拉越,歸併入荷屬婆羅洲而隸屬荷屬東印度(Netherlands East Indies)之下,但是荷蘭不同意,並且拒絕給予援助。叛軍繼續和馬可達以及其他的汶萊兵士作戰。

  後來,汶萊蘇丹派他的叔父拉者慕達哈心(Raja Muda Hashim)到砂拉越來,幫助制止戰事。哈心是一個好人,可是他害怕馬可達。雖然他是汶萊蘇丹的叔父,但是馬可達不聽他的話,也不服從他的命令。拉者慕達哈心無法制止戰爭,可是,雙方都不能得到勝利。就在這個時候,詹姆士布洛克(James Brooke)第一次來到砂拉越,是在1839年。

  詹姆士布洛克於1803年生於印度,他的父親是英國東印度公司(British East India Company)的職員。詹姆士布洛克在年紀很輕的時候就在印度當兵,但是後來受了重傷,退出了軍隊,回到英國去休養。幾年之後,他回到東方,遊歷過馬來亞和中國。當他父親去世的時候,遺下了一大筆錢給他,詹姆士布洛克購買了一艘小帆船,命名為【勤皇】號(The Royalist,維基上譯名為皇家號),船上攜帶著幾尊小炮,還有能裝六磅重彈的大炮。他駕駛著【勤皇】號,從英國到達新加坡。他想要在婆羅洲四周及荷屬東印度探險,並且繪製地區,他也想進剿海盜。

  他在新加坡的時候,新加坡的總督請他帶一封謝函以及幾件禮物送給砂拉越的拉者慕達哈心。因為拉者慕達哈心曾經援助過一艘在砂拉越海岸附近沉沒的英國船上的水手,爲了這個緣故所以新加坡總督要謝謝他。

  因此,詹姆士布洛克在1839年乘著【勤皇】號來到這砂拉越的小漁村古晉,那時候的古晉人口大約只有一千人。

  詹姆士布洛克第一次訪問砂拉越時,只逗留了幾個星期,但在一年之後,他回到砂拉越來做第二次的訪問。他看到人民依然和馬可達作戰,拉者慕達哈心仍舊留在古晉。他很高興地又見到了詹姆士布洛克。他請布洛克留在砂拉越幫助他對達督.巴丁義.阿里以及叛民作戰。他甚至答應,如果布洛克留駐下來,他可以封布洛克為拉者(Raja),讓他統治砂拉越。

  布洛克起初拒絕負責政府的事宜,但是他決定留下來幫助拉者慕達哈心。他率領船上十二名水手,參加了馬可達的兵士對叛軍作戰。不久,他們攻佔了幾處判軍的據點,同時在幾次的戰鬥中,都擊敗了叛軍。最後,一位叛軍領袖答應,如果由布洛克出任拉者,並且把馬可達和他的手下送回汶萊,他們願意停止戰鬥。詹姆士布洛克和拉者慕達哈心同意了這條件,於是砂拉越恢復了和平。

  在之後的五個月中,布洛克一面盡力協助政府,一面等候被封為拉者。他設法制止海盜和獵取人頭者襲擊砂拉越人民。他竭力建立和平,發展貿易,並且廢止了奴隸和在礦場的強迫勞役。他要給每一個人有機會在他自己喜歡的地方工作和貿易,而不受海盜和獵人頭者的威脅。不過,詹姆士布洛克的工作並不成功,因為馬可達依舊是都督,他是詹姆士布洛克的敵人。馬可達不要詹姆士布洛克成為拉者,因為這樣他一定會失掉砂拉越都督的位置。

  人民看到布洛克還沒有被任命為拉著而馬克達仍舊是都督,他們要發動叛變。叛民的領袖請布洛克參加,驅趕馬可達和拉者慕達哈心。起初,詹姆士布洛克不願發動戰爭,但是馬可達打算毒死他的一個僕人,因為布洛克開始恐怕他自己也會有性命的危險。於是他裝上了【勤皇】號艦上的大炮,對準古晉河岸附近的拉者王宮,然後帶了記得武裝人員,去見拉者慕達哈心。布洛克要求把馬可達遣送出境。他告訴哈心,如果必要,他要攻擊馬可達,把他驅逐出去。

  拉者慕達哈心不願意和布洛克作戰,因此最後決定實踐諾言。他立刻黜免了馬可達,並且下令大家準備慶典。在1841年9月24日那一天,詹姆士布洛克被任命為砂拉越的拉者兼都督。那時古晉曾舉行盛大的慶祝,結綵懸旗,鳴放大炮和爆竹,砂拉越人民非常高興詹姆士布洛克成為他們的拉者。

  詹姆士布洛克立刻進行援助人民的工作。他釋放了囚犯和奴隸,他設立法庭,制定新法律,給犯法的人公平的懲罰。他下令砂拉越人民一律使用相同的衡量器和錢幣。他開始實行收稅的公平方法,他鼓勵人們到砂拉越來居住,種植糧食,不必害怕被人偷盜。他在古晉建了一座堡壘,保護古晉市,不受敵人的侵略,并建造裝置大炮的船舶進剿海盜。

  拉者布洛克的新法律,准許人民隨自己的意願,到任何地方去自由貿易、旅行和工作。他知道要砂拉越繁榮,非發展貿易不可。因此,拉者布洛克說:他將盡力做三件重要的工作,士人民在砂拉越任何地方,都能安全地工作和貿易。他的三項諾言是:消滅海盜;禁止獵取人頭;建立一個良好的政府保護人民。

  砂拉越仍舊屬於汶萊蘇丹,因為拉者布洛克首次到汶萊去晉謁蘇丹。在汶萊,拉者布洛克和蘇丹奧瑪.阿里.賽福丁定了一項條約,蘇丹同意布洛克成為砂拉越省的都督。汶萊去的任何人不得干預砂拉越政府。在布洛克方面,允許向蘇丹每年繳納2500元的貢金。他也允許砂拉越人民自由地,遵奉他們自己的風俗與宗教。

  不久汶萊王國各地的人民紛紛移居砂拉越。砂拉越是安居樂業的地方,拉者是一個仁慈的統治者的消息,不久就傳播各地了。荷屬婆羅洲、中國、爪哇、以及新加坡的人民都到砂拉越來居住。古晉和砂拉越的人口增加得很快,貿易也增加了。政府所在地的古晉,成了砂拉越最大的貿易城市,新加坡和其他地方的船隻開始直接開來古晉。

  1846年,即詹姆士布洛克成為砂拉越拉者的第5年,汶萊蘇丹成為英國人和拉者布洛克的敵人。他想把詹姆士布洛克趕出砂拉越。第一步他命令凡和詹姆士布洛克以及英國人有過友誼的汶萊人予以處死。因此詹姆士布洛克的朋友拉者慕達哈心,以及哈心的弟弟巴魯丁(Pengiran Badaruddin)和其他汶萊的領袖都被謀殺了。

  拉者布洛克決定進攻汶萊,懲罰蘇丹,並且阻止他再殺人。在英國皇家海軍幾艘兵艦協助之下,沒有經過多大的戰鬥,就攻下了汶萊市。蘇丹逃走了,但是當他答應不再對英國人作戰之後,才准他回宮。此外,他把砂拉越全部永久割給拉者布洛克和他的繼承人而不再需要再納年貢。拉者布洛克對於兩個朋友的死亡很是傷感。爲了紀念拉者慕達哈心和巴魯丁,古晉有兩條道路,就是以慕達哈心和巴魯丁的名字命名的。

  汶萊之戰停止之後,不久詹姆士布洛克回到英國去。維多利亞女皇封他為爵士,並且任命他為納閩(Labuan)島總督。這些榮銜,在砂拉越的馬來和達雅克首領以及臨近砂拉越的各省土人的心中,是非常重要的。人民越來越要歸心拉者布洛克了。

  拉者布洛克始終沒有結婚,因為沒有兒子。他的兩個外甥詹姆士(Captain John Brooke Johnson)和查爾士約翰生(Charles Anthoni Johnson,也就是後來的Charles Brooke)到砂拉越來協助他,拉者封詹姆士為【端白剎】,後來封為拉者慕達;封查爾士為【端慕達】。查爾士後來承襲了王位,成為砂拉越第二代的拉者,改姓為查爾士布洛克。這兩兄弟協助拉者布洛克治理國家並對海盜及獵取人頭者作戰。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